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民主向左,自由向右

上个世纪八十年往前推到二战时期,整个世界大概只有两个方向,左和右。其实不少人,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对那个时期的“左、右”派分的不是很清楚。这次老俍就给大家从概念上讲讲如何区分“左、右”。

一个国家的主流是左派还是右派,在左右博弈的时候,通常选择自由的一方是右派国家,选择平等的一方都是左派国家。

同样是西方国家。欧洲基本上都是左派国家,他们把平等放在第一位。而美国通常把自由放在第一位,所以是右派国家。

西方选举中,如果要求众人平等,结果会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因为大多数年轻人往往经济基础薄弱,而他们的父辈即便不富有,大多数也是有一定的经济积累的。所以年纪偏大的人往往选择自由,年轻人往往选择平等。而年轻人一般情况下,是对政治没什么热情。这时如果政客需要争取年轻人的选票,抛出给年轻人更平等的优惠政策,年轻人就会乐于参与其中而来投票,因为新政对自己有利。

因此就可能会出现父辈和女子的对立的情况,父辈要自由,子女要平等。激进的政策很难延续下去,民主这个事就是这样,需要尝试,需要调整,需要代价,但代价最好别太大,你懂的。

举个例子,比如美国的禁酒令,那也是民主投票出来的结果。那是美国刚刚开放妇女选举的时候,妇女不知道怎么投票,有人说她们需要什么就给她们什么。她们需要丈夫少喝酒,省钱省家暴。那政府就在投票后颁布了极端的禁酒令。结果导致黑社会横行,政府禁止的,一定有黑社会或地下组织做,因为有市场就有需求。黑社会最怕的就是开放毒品交易,如果超市和便利店能卖毒品,第二天和毒品有关的黑社会就会解散。许多东西黑社会希望你禁止,最好把面包都禁止掉,他们会更发财。由此便产生更多暴力,贪腐,警匪一家,腐蚀政府机构。黑市酒价上涨,经济压力加大,家庭暴力反而更多。这就是民主代价。美国用了20年才恢复了禁酒令激进政策带来的创伤。

民主的悖论
谁规定的民主,一定不是民主决定。这是个鸡生蛋和蛋生鸡的问题。美国自由宣言和英国大宪章都不是民主决定,都是精英来规定,民众去接受的。日本的民主是五星上将麦克阿瑟规定的。所以“自由”和“民主”之间往往是以悖论形式共存的。

对了,还有一句话:大国无主义,小国无信义。也就是说,作为大国,如果主义形式过于强烈,可能会导致极端的决定,从而导致人民受灾。而作为小国家来讲,一般在大国之间要站队,间于齐楚,左右摇摆,因此往往小国只跟利益走,没有太强的信义。


本博客 [ 俍注 ] 内带有 原创 标签文章,均为老俍独立创作。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原文链接:转载自 俍注 | ONEinf.com

Woo! 你可以留下这篇文章的第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