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当年的网瘾少年,现在身价估值上百亿

本文最后更新于 2018-09-24,如您发现本文中的内容已失效请留言告知。

yingxiong.jpg

从网瘾少年到上市公司总裁,从真格基金再到英雄互娱,这些年,吴旦与游戏之间的缘分,从未间断过。

吴旦喜欢上游戏的过程是自然而然的,“我觉得喜欢上游戏没有原因,这是人的天性,就是喜欢玩儿。”吴旦对游戏热忱到什么程度呢?狂热到每天放学去网吧,所有的寒暑假也都在网吧。甚至之前组队打CS,进过杭州网吧联赛的四强。

某种程度上,吴旦现在作为公司总裁的生活轨迹与小时候那个爱玩游戏的网瘾少年有些重合。“我今天早上还想起小时候去买盗版游戏光碟,就是选游戏的那个过程,特别像现在选要投资和代理的产品,因为那时候你挑哪个游戏要买回家,和现在你挑哪个产品要变成英雄互娱的合作方,这种感受其实有点像。”

做游戏是机缘巧合
“把它作为职业其实是有很多机缘巧合,不是说一切都想明白了,老子一定要做游戏,还不是这样。”

吴旦做游戏的因缘际会起源于一位名叫杜毅的朋友。那时候,吴旦在加拿大毕业,很想回国。“因为在当时对于未来就业这条道路我是没有知己的,我所有同学都是进投行,进咨询公司。”这个孤独的过程让吴旦感到痛苦。偶然一次去温哥华的滑雪之旅,吴旦认识了老乡杜毅,“当时他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在美国的一家游戏公司待了一年多。”他是吴旦在当时没有知己的情况下,唯一认识的从事互联网相关行业的一个人。

“他特别聪明,本科是在复旦,后来考到哥伦比亚。我就想这么聪明的一个人都去做游戏行业,那这肯定是一个前途很牛逼的行业。”杜毅的选择让吴旦看到了游戏行业的前景,于是在杜毅向他发出一起去五分钟做游戏的邀请时,吴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进真格的时候,是打着做财务的旗号。因为徐老师是一个完全不懂财务的人,他也没有兴趣在这上面。我就先用这个招数进了真格,进了真格之后再说服他让我去干别的事儿。”吴旦来到真格基金,正好是手游行业即将爆发的时候。那个时间点吴旦预见到手游一定会火的未来,就极力地说服了徐老师,主导投资了《影之刃》《超级英雄》《全民枪战》等多部大热手游。

创业是天生基因
这些成绩没有让吴旦感到满足,他的骨子里带着温州商人的血液,于是他选择出来创业。“事实上我认为基金去投游戏不现实,这个是投了太多游戏公司之后的一个心态。腾讯加阿里做投资之后,它其实是让很多基金都不好过的。在游戏行业这么火,这么多并购、收购和腾讯网易这么大的压力之下,纯粹财务投资在这个市场上没有立足点。”这一点让吴旦就觉得在基金继续投游戏没意思。再加上看过了太多游戏公司的成长,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做。

创办英雄互娱后,吴旦直接将《全民枪战》整个团队买了下来。“《全民枪战》实际是业内,哪怕到现在,哪怕跟腾讯的穿越火线比,它的这个技术本身也是领先的。这是战斗力特别强的一个团队。”

因为英雄互娱阵容豪华的董事会,外界对英雄互娱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资本包装上,而甚少关注其内容。对于这点,吴旦给出了合理的解答:“因为我们产品还没出呢。我们最好的产品在今年12月份、1月份陆陆续续会上五、六款,等这些产品都发完了,他们对我们的理解可能就会不一样。”

对于手游这个领域,吴旦也有自己的见解。“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你就看双十一有多少的购买是来自于手机客户端就可以了,每年都在上涨。当你连购买行为都习惯在移动端的时候,你游戏必然是在移动端玩的,这种惯性不可逆。”

和别的游戏公司不同,英雄互娱是一家特别注重玩法的一家公司。“就是我们关注的点在:一个是好不好玩,就是可玩性;再一个就是对玩法的探讨也会非常非常多。”这就是英雄互娱的价值观。不以考虑怎么赚钱、怎么去做最好的商业化模式、怎么让自己的数值更高和怎么让玩家不断的去投钱为重,而是注重游戏本身的精彩程度与玩家的用户体验。

关于未来,吴旦也有许多自己的憧憬。“英雄互娱能发展到什么样的水平,其实是跟我们所发行的产品能达到什么样的规模是息息相关的。假设我们的产品能变成一种朴实性的、国民级的游戏,那我们就会是一个国民级的游戏公司。”他希望在短期的,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里,平均每十个人里面有两、三个人都在玩英雄互娱的游戏。
“我们的考虑,就是某一天,玩家能叫我们英雄爸爸那就好了。”吴旦笑着说。

本文链接地址:https://oneinf.com/news/89.html

本博客 [ 俍注 ] 内带有 原创 标签文章,均为老俍独立创作。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原文链接:转载自 俍注 | ONEinf.com

Woo! 你可以留下这篇文章的第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