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马云现在为什么不再说“颠覆”?

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中,可能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是最喜欢“颠覆”的,颠覆电视、颠覆手机、颠覆汽车……可即便他吵着要颠覆传统企业,现实中也在传统企业里花了不少钱。不然没人给你制造电视、运输手机,也不会给你打磨汽车模具。

所以,互联网颠覆不了传统企业,政府也只是说“发展实体经济,提倡互联网融合”。
因此,贾跃亭的颠覆更像是一种营销,开拓者可用。虽然马云也曾经多次提到颠覆,但当阿里巴巴足够庞大,并成为基础设施后,马云就不再说了。因为当互联网成为一种常态后,马云要为之付出努力的不是企业责任,而是社会责任。例如提出“五新”理论的时候,马云还要在后面特意强调,互联网是要让实体经济更通畅,而不是取代它。

60后的马云和70后的贾跃亭虽然行事风格不一,但都在从事互联网,都在做着改变格局的事情,在对待未来的态度上仍是一致的。而生于1945年的宗庆后和1954年的董明珠,在对待未来的态度上与马云是不一致的。

可怕的不是互联网
马云的五新理论对传统制造业提出了一个方向,宗庆后认为除了技术以外,其他的新都是胡说八道。
这是过去几天引发热议的宗庆后和马云的隔空喊话。一个实体大佬一个互联网巨头,矛盾好像天然存在,无需刻意制造。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马云与王健林的一亿赌约,同样的身份同样的背景,即便几年过去,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的对立仍未消失。
马云与王健林的赌约,是电商和实体零售的对决。实体大佬不是害怕互联网,而是害怕搞不懂它。所以即便“腾百万”散伙王健林也没放弃飞凡电商,还是在研究它。
对于宗庆后来说,可怕的不是互联网,而是他这种不敢去研究的心态,至少在这点上,海尔的张瑞敏和万达的王健林是比他强的。

五新不是洪水猛兽
拿新零售来说,它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但不是说实体企业必须按照阿里的套路走。
阿里的新零售有几块试验田,天虹、银泰、凯德茂都做的不错,不过未必其他的线下实体零售也要同阿里合作。做了30年家电卖场的国美,就提出了自己对新零售的见解并付诸现实。
重要的不是新零售,而是实体零售必须要转换思维。在互联网时代,实体零售的确需要动一动手术。这里的手术并不是全面拥抱互联网,应该是全面融合互联网。
宗庆后与董明珠炮轰“五新”,其根本问题不是害怕互联网,而是拒绝互联网。媒体报道,宗庆后的身家连年萎缩,娃哈哈收入出现断崖式滑坡。
2016年度《胡润百富榜》,其中宗庆后家族以112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五,财富值较上一年度缩水230亿;
全国工商联在今年8月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报告称,娃哈哈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494亿元,同比减少226亿。
这样的情况下宗庆后说当下制造业的困境归咎于“虚拟经济过火、新商业模式的冲击”,着实有点像19世纪英国出现的红旗法案了。
19世纪中期,汽车的发明在给乘客带来巨大交通便利的同时,却因为速度“过快”引发了人身财产安全担忧,且对马车业务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于是,英国议会就在1865年颁布了《红旗法案》,当时给汽车设定了限速标准,要求汽车不能开得比马车快。

融合互联网
电子商务不是虚拟经济,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真正的虚拟经济是什么呢?网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玩家在游戏里充值、消费,最终得到的只是一堆二进制的数字而已。

电子商务只是利用了互联网作为工具,为实体经济搭了一个更便利的平台而已。这一点上,无论是纯电商时代还是新零售时代,电商企业所承担的职责都是没有变的。
电子商务不是虚拟经济,但它跟现在的实体经济、跟传统的实体经济又不太一样,我们可以称之为是“新实体经济”。
“新实体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互联网公司不参与实体经济的重资产,只负责让重资产更好更快更有效率的流通,它与实体经济不是对立的,而是推动实体经济,帮助他们去转型,其核心保持一致。
现在我们回到文章最初抛出的问句,马云为什么不说颠覆?因为电商就不是为颠覆实体经济而来,它是促进、推动转型的催化剂。
而在新零售时代,拥抱互联网也应该进阶成为融合互联网,就像马云所说,“互联网文明不是从外星来的,它是人类文明诞生的成果,只要去把握它、学习它,就不可能被淘汰;谁去抵触未来、不把握未来、不改变自己的今天,那一定会被历史所淘汰。”


本博客 [ 俍注 ] 内带有 原创 标签文章,均为老俍独立创作。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原文链接:转载自 俍注 | ONEinf.com

Woo! 你可以留下这篇文章的第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